用戶名:密 碼:注冊|找回密碼設置首頁 | 返回財經窩首頁

當前位置 > 首頁 > 股市動態 > 主力動向 > 私募基金 > 八一鋼鐵(600581)_寒冬下私募眾生相

八一鋼鐵(600581)_寒冬下私募眾生相

發布時間:2019-06-21 15:24來源:鳳凰彩票網財經新聞字號:

  截止11月底,國內私募證券基金管理規模為2.26萬億元,較上月減少151.07億元。至此,私募基金管理規模已連續縮水11個月。私募基金管理規模縮水意味著基金產品清盤數量在增加或者出資人贖回情況在增多,無論是哪種情況,都代表著私募圈正在經歷一場“寒冬”。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入冬以來,北方地區大面積降溫,依然能夠維持在0℃以上的上海也略微有些陰冷。早晨8點半,鄧宸(化名)準時從家中出發,搭乘地鐵9號線前往位于浦東新區的民生路上班。作為在上海生活了兩年多的北方人,鄧宸對于滬上冬天的濕冷沒有太多的不適。相比之下,其所在的私募行業當前所面臨的“寒冬”更能讓他感到涼意刺骨。

dedecms.com

  民生路在幾年前有一個別名更為人熟知——上海私募一條街。景林資產、從容投資、尚雅投資等老牌私募此前均聚集于此,匯利資產至今仍堅守在毗鄰世紀公園的民生路一端,不少中小私募更是散落其中。鄧宸所在公司就是這些中小私募群體中的一員,于今年才成立。

dedecms.com

  這是他第一份工作。即便擁有國內頂尖985院校經濟學相關專業的碩士學歷,鄧宸的求職過程也實在不能用“一帆風順”來形容:在一家大中型私募實習半年后,鄧宸未能如愿轉正,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幾經輾轉,最終還是跌跌撞撞地擠進了私募證券投資行業的大門。接受《紅周刊》采訪時,鄧宸將這段經歷歸結為“運氣”。畢竟我們學校的這屆畢業生當中,能找到二級市場投資和研究工作的,占比可能還不足1/3。

織夢好,好織夢

  行業洗牌將至小私募遭募資難題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私募行業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圍城”,財富光環的籠罩下,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城外人”急于涌進城中。這些人不僅包括了像鄧宸這樣懷揣夢想的高校畢業生,還包括了諸多公募基金的從業者——今年以來,銀華基金前副總經理封樹標、興全基金前總經理楊東、南方基金前董事總經理蔣峰等大佬先后將職業生涯的下一站劃定為私募行業,并在業內掀起了一輪“奔私潮”。 織夢好,好織夢

  “‘奔私’的明星基金經理畢竟還是少數,有的私募管理人原來只是證券公司的經紀人或客戶經理,手中握有幾十個高端客戶,經不住誘惑進入私募行業,但實際操作能力卻差得太多。”北京一位小型私募的合伙人趙岑(化名)對《紅周刊》記者表示。

dedecms.com

  但一場“大洗牌”已經到來。“我經常開玩笑說,做私募和說相聲一樣,門檻很低,但想要做好卻非常難。”北京一家中等規模私募的副總經理朱俊哲(化名)對《紅周刊》記者坦言,自己對于目前很多私募所面臨的窘境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一直以來,整個私募行業都是魚龍混雜、野蠻生長,有些私募管理人甚至只是個20多歲的小孩兒,這些私募大概率將在本輪的‘洗牌’中被淘汰出局。” dedecms.com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以下稱“中基協”)近日公布了2018年11月份私募基金備案數據。截至11月底,國內私募證券基金管理規模為2.26萬億元,較上月減少151.07億元,規模已經連續縮水11個月。 本文來自織夢

  根據格上研究中心數據,2014-2017年,整個市場私募產品清盤數量分別為782只、1824只、2288只、3572只,而在2018年前三季度(截至9月28日),私募行業已清盤產品數量就已經達到了4045只,為最近5年清盤量最高。雖然2018年四季度清盤數據目前暫未披露,但另有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28日,市場上凈值在0.7以下的產品數量高達1116只,這些產品凈值已經跌穿了公認的清盤線,四季度隨時可能面臨清盤(見表1)。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趙岑對記者表示,北京地區4000多家私募機構,80%都是小私募,生存狀況普遍不樂觀。“大家都掙扎在生存線上,資金規模也是縮水嚴重。今年很多私募在券商系統內發產品都很困難,一只私募產品就算全網營銷可能也賣不到1000萬元。”

dedecms.com

  恰如趙岑所言,私募基金整體規模的縮水,除了大量私募證券基金清盤和客戶贖回,也因為整個行業募資難的窘境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鄧宸所在的私募公司剛成立不久,目前還有產品正在發行。據鄧宸透露,他們公司現在一共有3只產品,資金規模2億元。“當然,因為我們的第3只產品正在發行,兩個億也只是我們的期望規模而已,資金的來源,基本上也都是老板的朋友。”鄧宸進一步補充說。

dedecms.com

  “逢八之年,收成減半。”對于一家新創立的小私募而言,能夠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中成功募資已實屬不易,更多小私募已經很難向客戶募集資金。山東地區一家小型私募的基金經理劉超(化名)就向《紅周刊》記者表示,他們今年新成立的產品,主要是股東的自有資金,客戶的資金非常少。當然,“斷糧”的情況似乎只出現在中小私募身上,一家上海地區百億級大私募的負責人陳思平(化名)告訴記者,今年以來,他們公司的資金依然呈現凈流入狀態,新發行的產品也募集到了預期的規模。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五億是分水嶺 一億是生死線

dedecms.com

  陳思平對《紅周刊》記者表示,由于今年以來市場不確定因素較多,從業人員肯定存在一定壓力。“不過,總的來說我們心態還是比較穩的,這主要是因為我們的風控做得還不錯,今年業績比較平穩,回撤幅度也比較小。”面對今年A股市場的“漫漫熊途”,北京地區某百億級私募負責人王斌(化名)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失望中存在著希望”。王斌對《紅周刊》記者表示,雖然市場跌了很多,大家普遍都面臨壓力,但是一方面市場是有周期的,如果對未來國運有信心,現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另一方面,對于我們這種注重研究的私募來說,當下正是進一步扎實研究、扎實選股的時間窗口,現在應該為下一階段的機會做好準備。” copyright dedecms

  陳思平和王斌的感受在當前一部分大私募群體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同時也從側面凸顯出目前私募行業的現狀——中小私募為了生計而四處奔走,大私募卻稍顯“氣定神閑”;寒冬之下,兩極分化在私募行業愈發割裂。

織夢好,好織夢

  “如果規模達不到一定級別,新私募很難存活。”《紅周刊》記者曾在半年前的一次聊天過程中問朱俊哲以后是否有出來“單干”的打算,他表示對這個問題會很慎重。“一家私募哪怕再小,每年最少也要100-200萬元的支出。如果收入無法覆蓋成本,就很難了。”朱俊哲給記者算了一筆賬:“100-200萬元基本上涵蓋了銷售、研究、場地等各種各樣的費用,200萬元其實是個很保守的估計。所以說,5億規模是私募的分水嶺,1億規模是生死線。如果資金規模無法達到1億元,生存壓力就會特別大。”此外,朱俊哲向記者指出,股票多頭團隊的綜合支出還不是最高的,量化團隊的研發和設備費用支出才是最龐大的。“量化團隊的投入要以千萬計。”

織夢好,好織夢

(財經窩小編:財經窩)

專家一覽機構一覽行業一覽
平肖平码公式规律